×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周生如故》太子劉子行——讓人又愛又恨的病嬌太子

维尼 2021/09/02
 

来这里,让你知道最新的娱乐新闻。華夏娛樂与你分享最新的娱乐资讯,让你掌握第一手娱乐资料。

 

在電視劇《周生如故》裡,縱觀太子劉子行的一生,其實他真正是一個可憐人,幼年與親情分離,被太后選中當假太子,在皇上身邊當伴讀,皇上出錯他受罰……因此,劉子行從小就是那個在夾縫中生存的人,在深宮裡過著如履薄冰的日子,凡事都要看太后的臉色行事,唯有俯首貼耳和謹小慎微方能保得自己的周全。

這樣的人,看似單純卑微,實則城府最深,若一朝得勢卻也是最可怕的人物。但再兇悍的人,終究也有他的軟肋,而劉子行的軟肋,正是和他有婚約的漼時宜。

畫中美人,他的日月星辰

劉子行這位替補太子的出現,皆源于先帝當初的指婚,若是沒有昔日的賜婚,後來也就沒有劉子行啥事了。由于幼皇登基,太后欲悔婚,但又念在漼太傅擁立新帝的份上,只好來一出「狸貓換太子」的戲碼,想讓漼氏之女當一輩子不疼不癢的「太子妃」,永無「皇后」的出頭之日,管他黑貓白貓還是狸貓,總之,漼家都認了。

不久,漼家送來了漼氏之女——漼時宜的畫像,這小娘子讓終日鬱鬱不得志的劉子行眼前一亮,仿佛人生開了一扇天窗,他把它掛在房間裡最當中的位置,時刻都能看見她、欣賞她,以解他所有的相思之苦。或許,所有人都沒有把他這位「太子」當真,但為了得到時宜,擔這虛名又有何妨?他甚至有些慶倖

還記得那日,他到南辰王府,第一次見時宜的畫面。他像所有情竇初開的少年,難掩心中的激切,更像我們今日盛行的「網戀奔現」,不過是一場他單方面的奔赴罷了。他問王府中人,是否有風景雅致的地方,他想給傾慕已久的時宜留下一個「最初而唯美」的絕好印象。恰好,那日天公作美,飄起了漫天雪花,時宜被婢女精心打扮,款款而來俯身拜見……

那天的時宜好美,眼前鮮活的她與畫中千差萬別,她會垂眸、會眨眼、會羞赧、會怕、會躲,不會靜止不動讓他看……那一刻,劉子行微笑著盯著時宜近乎失神,恨不能即刻擁她入懷。但下一秒,又有一股巨大的失落向他心底襲來。

劉子行以他敏銳的洞察力很快發現,時宜看自己是冷淡或者視而不見的,可每次在和她師父小南辰王目光交匯時,他們彼此的眼裡綴滿了小星星,時宜看師父的眼神像一把利刃,于劉子行是錐心之痛。他嫉妒周生辰,痛恨時宜對周生辰所有的好!她是他的,誰也別想從他手上奪走!

此處,太子劉子行已開始悄悄黑化,他擁有的本就不多,奈何皇叔還要來剝奪,時宜于他,就是天上的日月星辰,照亮他前行的道路,更是他前進的動力。同時也為劉子行後來賜死周生辰埋下了濃墨重彩的伏筆。

救了太后,卻丟了婚約

劉子行真正的狠,是從剷除閹人趙騰開始的。

那天夜裡,他獨自去到趙騰的房間,只見一群宮女正圍在他身邊伺候著,趙騰格外得意的炫耀,當太監到他這個地位和待遇,簡直是前無古人了。可讓他始料不及的是,太子劉子行竟然主動彎腰低頭替他一個太監擦腳,那一刻,他不光是腳上舒服,心裡更加的舒坦。

可接下來劉子行將擦腳布放在洗腳水裡浸濕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捂在了趙騰的臉上。任由他苦苦掙紮,劉子行圓瞪著眼,面目猙獰,毫不手軟……

這邊劉子行收拾了趙騰,那邊小南辰王剿滅叛軍,叔侄二人裡應外合,攜手拯救了風雨飄搖的朝綱,但太后第一個感謝的還是周生辰,而對劉子行的功勞隻字不提,更別說任何賞賜了。劉子行並不在意,這些年他早就習慣了被忽視,甚至有時候更情願自己被忽略,畢竟,像他這樣的人,只有看不見才會活得更自在。

重獲自由的皇帝母子冰釋前嫌重振朝綱,油盡燈枯的漼太傅也意識到劉子行最後不可能成為名正言順的真太子,也就永遠沒有坐上皇位的機會,而時宜此生則沒有當皇后的命,便讓太后解除了曾經那張廢紙般的賜婚。那一刻,時宜滿心的歡喜浮在臉上藏不住,而且還下意識地偷看了一眼師父,但周生辰向來是一個喜怒不形于色的沉穩之人,說不清道不明他心裡是喜還是憂。即便他和時宜可以兩情相悅,但他又能給她什麼呢?連最基本的名分都無能為力。

得知消息的劉子行才是最萬念俱灰的那個,沒有了婚約,他的人生仿佛瞬間失去了顏色,失去了時宜,他的人生也不再精彩,他從小體弱,對未來並不抱多大幻想,但每每看到時宜的畫像,他才覺得自己尚有希望。

如今,太后讓他得而復失,還不如一開始就不讓他擁有,也就不會此刻這般痛苦。但細細一想,劉子行又何嘗真正擁有過什麼呢?

「太子」,徒有虛名。婚約,隨時作廢。時宜,心有所屬。最後,他只能顧「畫」自憐而已,只有那張時宜的畫像是屬于他的,他愛那張畫像甚至超過真人。

因為畫上的時宜是安靜而溫順的,不會回避他,也不會忤逆他,更不會看周生辰一眼。他從小便是無依無靠缺乏安全感的人,他只知道喜歡就必要得到她,而不像周生辰,骨子裡裝著家國仁義和天下。他懂得自己的人生苦短,定要遂了那個心願,此生才算無憾。

既然沒有天時地利,那就只能事在人為,一切都得靠自己去暗中謀劃,默默周旋。

醉臥白骨灘,世間再無美人骨

雖然劉子行妄想著當皇上,但皇上身邊不得寵的金貴嬪更垂涎做皇后,只因她身後有一個手握重兵的爹,她的家族可憑一己之力助他到達權利之巔,于是,太子和金氏開始互相勾結。

太后是最先心急的那個人,為了籠絡人心,又答應了賜婚劉子行,他失而復得了時宜,虧得周生辰先前立下的那個不娶的誓言。為了獨霸朝綱,不惜毒死自己的親生兒子,迫害孫子,最後,還得小南辰王周生辰回來扭轉乾坤,江山有他何其幸。但終究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太后此舉,無疑是為劉子行的野心掃清了障礙。

不但如此,劉子行還了結了一個多年的夙願——剷除皇叔周生辰!雖是晚輩,劉子行向來對小南辰王是敬重不足,忌憚有餘。是啊!一個蹲守一方二十餘年的親王,誰敢留他!他的存在早已成為統治高層的心頭大患!立誓算什麼?話是死的,可人是活的。周生辰當年不是發誓,不再踏進中州城半步,如今還是幾次三番的進宮救江山于危難。

回想上回剷除宦官趙騰那次,周生辰帶兵回到中州城,而且留宿皇宮,那天晚上,劉子行盯著時宜的畫像,邊搖頭邊道「可惜了」。他意味深長地說:「今晚是剷除周生辰的最佳時機,可惜皇上是一個輕江山重親情的人……」那一刻,劉子行已經對皇叔動了殺機,怎奈何他勢單力孤,羽翼未豐,只好錯失良機。他相信,只要沒有周生辰,他和時宜一定會有轉圜的餘地。

劉子行設「鴻門宴」犒勞大臣和王軍,wuxian南辰王軍造反,最後挾天子及朝中重臣威脅周生辰,逼其就范,劉子行終于得逞了。

當漼三娘子把這個消息告訴女兒時宜的那一刻,時宜緊緊拽住胸前的衣服,她的心臟因為這晴天霹靂而抽痛,整個人在那一瞬間無聲崩潰直至昏厥在三娘子懷裡……

時宜漸漸從悲慟中走出來,她一個人吃飯、睡覺、不哭不鬧,只為了冊封貴嬪那日能有力氣登上城樓,能有力氣再眺望西州,最後再用盡全部的力氣去奔向周生辰……她說:「來世,換你先娶我可好?」然後便化作了一縷紅紗,從城樓翩翩飄下,而匆匆趕來的劉子行,手心撲了個空,只留下他聲嘶力竭的一句哀嚎「不!」回蕩在茫茫白雪中。

終究,劉子行剔了美人骨,負了全天下,還是沒能得到她。時宜的隕落也徹底帶走了劉子行的生機,他從此臥床一病不起,不知他在彌留之際是否後悔過,原來,他自始至終,任何東西都不曾真正擁有過。

 

想要知道最新的娱乐新闻就来关注我吧!不要忘记点赞评论哦,期待与你共同交流娱乐圈的那点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