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周生如故》——时宜的勇敢克制,周生辰的隐忍偏爱,两人之间的感情真的太让人心疼了

维尼 2021/09/09
文本

最新鲜娱乐资讯,尽在@CUTO综艺咖,关注我,和维尼一起快乐吃瓜~

如果世界上曾經有那個人出現過,其他人都會變成將就。

相信,這句經典又老套的臺詞,我們早就聽過無數遍了。

任嘉倫在觀眾的心目中,早就埋下了深情的種子,這一次在《周生如故》裡又毫無防備的長成根深蒂固的大樹。

而那樹根更是已經牢牢地紮進了人們的心裡,穩固的如同永遠也撼動不了的泰山。

然而,再刷《周生如故》才恍然,原來,比周生辰愛得更深的另有其人。

而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漼時宜。

一、重塑自我開口說話

漼氏一族乃是豪門望族,權勢顯赫,作為族中出身正宗的唯一女孩,漼時宜還未出生,就被指婚太子。而後,皇帝病體纏綿,大權旁落,高皇后隻手遮天。

漼時宜的父親因為得罪了高皇后被降罪。漼府宗主為了保全家族,逼迫時宜母親與父親和離。然而漼家不僅讓兩個人和離,並且還把七郎趕出了長安城。

一家人生離死別,時宜在得知父親再也不會回來時,經受不住打擊,突然暈倒,而後患上了失語症。

由此可見,漼時宜是一個特別重情重義的孩子,父親在他心目中的位置極為重要。

在沒有進入南辰王府之前,漼時宜的生活中除了母親的教導和對父親的無限思念外,她基本常年和書為伴,是個懂規矩,明事理的大家閨秀。

到南辰王府後,師兄師姐們對時宜也是相當照顧,好的東西總是第一時間留給她。周生辰對她更是滿眼寵溺,知道大家閨秀在意禮節,苦口婆心的跟時宜說:既然進了王府,就忘記那些俗禮,你現在是王府的漼時宜。

作為王府的團寵,時宜早就感受到了大家的愛。而師傅,早在她入南城王府前城牆上遠觀他訓兵時,就已對他情根深種,周生辰早就是她心目中的一束光。

周生辰知道漼時宜的失語症是因為心病造成的,出征之前,特意跟時宜說:我希望再回來時,你能開口說話,哪怕是叫我一聲師傅,或者是周生辰三個字。

王府的愛,師傅的囑託,無疑是一副最好的良藥,漼時宜開始無數次的練習發音。終於在有一日她成功地說出了師傅兩個字。她開心得像個孩子,想要給師傅一個驚喜。

終於在白馬寺危機中,崔時宜情急之下喊出了「師傅,劍」並扔過去一把寶劍,助周生辰退敵。開口的那一刻,周生辰在漼時宜心中的地位已經和最親的父親一樣了。

二、當眾拒絕富家公子,實則表白師傅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漼時宜被楊紹劫持到南蕭,周生辰一路單槍匹馬的跟到南蕭。這一路,周生辰的眼神從來沒從時宜身上離開過,時宜亦是如此。

龍亢書院一遊,在恒愈的多次神助攻下,二人雖心悅彼此,依然沒有實質性的進展,可把螢幕前的我們急壞了。

聽琴,乘船暢遊之際,侯莫陳公子邀約漼時宜共飲美酒,引的小南辰王醋意大發。懟的侯莫陳公子:既然有美酒,為何不邀請大家一起分享。

一曲《子夜吳歌》:年逢九春陽,自從別換來,何日不相思!大家都欲言又止的,弄得時宜好奇心十足更是聽得尷尬落滿地。

就連乘船的時候,船夫的一個脫杆,更是拉近了兩人的距離,四目對望,面紅心慌,畫面感十足。

恰巧遇上江陵城中貴女遊湖,一句:敢問烏篷船上的公子是外來客嗎?

答曰:是啊,龍亢書院的貴客呢!

這可把那一船城中貴女激動壞了,隨性邀約小南辰王上船共飲一杯吉祥酒。

這可把時宜嫉妒壞了,趕緊從船裡出來,扯著小南辰王的衣袖,還喃喃自語到:不是說看風景嗎,一起啊!宣示主權不要太明顯了吧。

船夫打趣道:小娘子,你要是再晚上去半步,你家公子怕是要被拉上船喝酒嘍!

這一路粉紅色的泡泡,早就把二人之間的感情推向[高·潮]。

侯莫陳月的窮追猛打,更讓漼時宜明白了自己對師傅的情誼!

侯莫陳月對漼時宜一見鍾情,知道時宜的真實身份後,更是追到龍亢書院來請罪。愣是追著時宜問:姑娘可有婚配?無論有否,還請姑娘讓在下死心。

一句:我沒有婚約在身,但我已心屬一人,我對他心意已決!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