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辰和蕭晏之間的惺惺相惜好讓人動容,「貧僧必回南蕭,重穿鎧甲,拾寶劍,領百萬精兵來取你江山」令人淚目

 

来这里,让你知道最新的娱乐新闻。華夏娛樂与你分享最新的娱乐资讯,让你掌握第一手娱乐资料。

 

蕭晏,原名蕭文,南瀟皇帝最得寵的二皇子,地位僅次于太子。

出家前的他,是個風流才子,妻妾成群,鮮花當道。當其母臨終前告知真相:他是前朝皇帝遺腹子,生父竟然是被喊了二十餘年的父皇所sha,「自此以後,日夜難安」,痛苦至極。

一念是養育受寵之恩,一念是sha父奪位之仇,悲痛欲絕之下,他扮做難民逃往北陳。 在珈藍寺剃度出家,從此遁入空門,蕭文改名蕭晏。

寺中剃度時,被周生辰一眼認出,卻未揭穿。寺內一番打鬥之後,周生辰與他相視,一句「久違了,二皇子!」 確定過眼神,二人是舊識。

周生辰雖與他有過幾面之緣,但是在軍營中,對于和尚所提「一口齋飯,一個木魚」,打坐于草棚裡,此種種行為,在周生辰眼裡並不出奇,是理解的。

所以,和尚被押往中州,被小皇帝劉徽封為鳳陽王時,和尚卻毅然選擇投身于小南辰王帳下當一名軍師。 他自有他選擇的道理,比封號、北陳庇佑更為重要。

蕭晏出家,是半修行。正如小皇帝說的那樣, 「雖已剃度,但還有塵緣心。」

可自他剃度之日起,像是被開了慧眼,旁人看不破的事情,他一眼看透,可謂 「人間清醒」

不愧是和鹿談過心的出家人!

他看破紅塵俗事,除了小徒弟漼時宜,他也是最懂周生辰的人了。

他懂得周生辰對十一的感情,知他的隱忍和克制,以及愛而不得,「紅塵事,我什麼沒見過」。

總會不經意點破周生辰心中所念所想,懂他想做而不能做的事:

討論天氣晴雨問題,能否準時見到漼家小娘子。「貧僧出家前也有一王府,亦曾有過妻妾,殿下雖瞞得過弟子,但卻瞞不過我。」

調侃殿下心亂了,就轉移話題,不再是「心如止水的周生辰」了。

「殿下在怕什麼?是怕與佳人獨處,還是怕另有佳人心生誤會?」他明知周生辰對感情處理心有顧慮,卻還是揭開了他隱藏的心思;

時宜腳扭傷坐在馬上,師父要背十一,和尚趕緊離開,給二人製造機會,「貧僧去和鹿談談心」……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